家长大下血本为孩子购买文具,中小学寒假未放培训先火

  浙江老板辞职创办“在家上学联盟” 引发公众争议 

  有关人士担忧,由此造成教育门槛的提高会造成新的教育不公平现象

  9月1日,东莞全市中小学将正式开学上课。近日,家住东城城市花园的陈女士在算账时吓了一跳:短短两天内,自己给孩子买开学用品就花了近2000元。“现在的孩子攀比心理都很重,周边同学有的东西,如果不给他买,孩子心理也不舒服。”陈女士说,因此,按照儿子的意见,她购齐了开学所需要的文具以及辅导书。由于平时在学校儿子都是穿校服,因此陈女士就在书包和鞋子上下了重本,单是球鞋就花了几百元,书包也要200多元。

  超过1000个家庭参与实践 各创“中国式在家上学”

  近几年,每到寒暑假期间,尽管各地教委总会纷纷下达“禁补令”,严禁中小学利用假期时间进行补课,但实际上,假期补课仍屡禁不止。很多学生和家长表示,即使没有学校硬性规定的补课要求,但面对小升初、中考、高考等多重压力,假期补课仍是不得已而为之,这种压力不是“禁补令”可以消除的。

  记者发现,随着开学临近,许多家长给孩子配备新学期用品时都是“不差钱”。在一家文具店里,市民刘先生正在陪准备上一年级的女儿购买文具用品。尽管女儿已经挑齐了一篮子的文具,刘先生仍怕不够,又多拿了几份放进篮子。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就一个女儿,当然希望能在物质上尽量满足她。

  “我,一妇男,带自己的孩子和外甥在家上学:大女儿7岁,不上小学;小儿子两岁半,不上幼儿园;外甥三四岁,不上幼儿园。”一年前,徐雪金在网站上发帖时,没有想到会因此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记者日前在采访中发现,虽然今年中小学生的寒假尚未开始,但各种课外培训班却已经开始持续升温。针对即将到来的寒假,许多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展开招生大战。学生和家长在不堪重负的同时却也只能无奈接受,而培训班动辄千元的费用更是让很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饱受压力。

  对此,东莞中学初中部的张老师表示,有时候一味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会适得其反,会让孩子更容易产生攀比心理。“家长可以适当满足孩子,但更重要的是要多跟孩子互动,教会孩子自我管理和调整的能力。”

  2010年12月,辞去“老总”职位的徐雪金创立了“在家上学联盟”,迅速吸引了各地家庭的会聚,目前注册的会员数达3800多人,网站日均点击量超20万。“在家上学”声音的壮大,使这一族群进入公众视线。

  近年来,随着外来务工子女可以进入公办小学、减免借读费等政策的出台,因为户籍制度、城乡差别等传统因素造成的教育不均衡现象正在逐渐消解,但课外培训班的火爆又让很多人开始担忧,是否会引发新一轮教育不公平现象?

  信息时报记者 戚莹莹

  目前,“在家上学”的孩子就读也出现了新模式——不少家庭保留学校的学籍,“课程”部分在家完成,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这是其就违反《义务教育法》质疑做出的调整。孩子能在家待到什么时候?到了高中、大学阶段,就学之路何去何从?“在家上学”真能跳离议论纷纷的“体制教育”吗?

  培训机构校门外展开招生大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文/本报驻上海记者巩一璇、梁国瑞

  记者在一个周五的下午,在北京22中校门外看到,许多前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的手里拿着一份甚至几份寒假课外培训班的宣传单。因校舍维护而在此借地上课的还有北锣鼓巷小学的小学生,很多培训机构的人员不失时机地向等在校门外的家长进行宣传。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爸爸,老师总是批评我,她好凶。”2009年的一天,女儿的一句话在徐雪金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几十个人关在一个教室里,天天有永远写不完的作业,一点自由都没有。”于是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让女儿在家上学,不再去学校。

  “他们就直接往你手里塞宣传单,向你推荐他们的课外培训班。我这都收到好多个培训学校的宣传单了。”一位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

  怎么上学?

  据了解,由于寒假临近,很多教育培训机构展开了新一轮的招生宣传,放学的时间在学生和家长最为集中的学校门口自然成为各家培训机构的“必争之地”,几乎各个中小学校门外都有受雇于不同教育培训机构的人员在发放宣传材料。

  “想玩什么玩什么”

  为了让家长愿意收下宣传单,各家机构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有的在外观上制作精美,彩色打印;有的宣传语醒目抓人,“您一定要花10分钟看完这封信!因为它事关您孩子的未来,它事关您工作的心情以及您晚年的幸福”;还有的制作了印有该培训机构名称的购物袋,将宣传材料随袋赠送给家长。于是,大街上随处可以看到手里拎着同样的购物袋的学生家长。

  徐雪金是江西景德镇人,2003年初到浙江义乌,经过打拼创立了一家从事出口生意的公司,2009年正是公司生意红火的时候,他却出乎意料地辞去了老总的职务,带着一双儿女回家当起了“全职奶爸”。

  在北京一家著名的培训机构的一个培训点,记者看到房间里摆放着近20种宣传材料,有从小学到高中各个年级开设的培训班的介绍,不时有家长前来咨询假期开课情况,3名工作人员面前的电话声也是此起彼伏。

  不过徐雪金的“家庭教育”并没有赢得家里长辈的支持,当被问及每天对孩子的“学习”如何安排时,他说:“就是带他们玩,想玩什么玩什么,有时候会读读古诗,看看书。”他说这是尊重儿童天性的教育,尊重儿童的自我选择权。徐雪金曾在论坛上发表过一篇被网友誉为“教育经典”的文章,其中提到“工作是儿童的权利,在家庭生活中,儿童的工作和学习一样重要”,“等我女儿十岁以后,我会尽可能地让她去参与一些社会服务,做志愿者的工作,开拓她的视野”。他说:“在家上学,不等于把孩子关在家庭这个真空的环境中,而是给孩子更多在学校没有的自由。”

  “XX学校连续7年小升初蝉联第一”、“XX学校学员80%以上升入市区级重点中学”,各机构在网站上的宣传也是如此这般,进行得如火如荼。

  也有人质疑这位“奶爸”的家庭教育方式,7岁的女儿曾提出想回学校,徐雪金“劝说”的方式是:“老师会骂你,作业很多,天天被关在学校里……”他认为对孩子来说,家庭很重要,跟父母待在一起很重要。为了不让课程“干巴巴”,他特意买了一部MP3,把“课程”灌录其中,随时随地都可以“上课”。课程内容以“音乐加故事”为主,选取国外经典民歌、儿歌和童话故事播放给孩子听,每一至两个星期为一个周期,然后更换内容。

  宣传不是白做的,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绝大多数的家长都给孩子报了课外培训班,不报班的反而是极少数,即便是孩子刚读小学一、二年级的家长,也觉得应该给孩子报一两个班,“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今年7月,他带着儿女来到瑞典马尔默,“想看看西方的教育是不是更好一点”。他把儿子安置在一家幼儿园,女儿在一所语言学校。期间,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念头:“等过完年,我就带孩子回国去,国外的教育虽然要好一些,但还是比不上在家上学的优势,满足不了孩子的个性化需求。”

  “宁可花钱给孩子买点睡眠时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