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教育领导者论坛举行,沙湾古镇收费尴尬

图片 1报纸版面截图

  2013年12月21-22日,由华东师范大学与上海市领导科学学会、上海市金山区教育局共同主办的“管理促进教育进步——‘两岸四地’第二届教育领导者论坛”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在新型城镇化提出“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的背景下,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府职能怎样落实,标准如何界定,路径怎样选择,质量如何保障,学校怎样作为……针对这些问题,与会者们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交流。

  羊城晚报12月25日A2版讯
2013年1月1日起,番禺沙湾古镇景区开始实行围蔽收费,游客进入景区,必须购买55元门票。结果景区的游客数量大幅度减少,商铺租户纷纷“卷铺盖”走人。一年时间过去了,收费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昨日报载,该景区已经不再围蔽收费了,只剩下留耕堂、三稔厅、衍庆堂这三个场馆还需费用,但围蔽收费的后果一时难以收拾,正如商家所称,“很多市民都不知道不收费了,人气旺不起来,生意还是惨淡。”  如果说沙湾古镇应该不应该收费,当初还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的话,现在事实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凤凰古城收费后,人们把这种做法称之为“杀鸡取卵”。不客气地说,沙湾古镇连“杀鸡取卵”都算不上,因为这只鸡还远没有成熟到能下蛋的地步,那些急着“取卵”的人委实有些过于性急了。  不过,如果讨论仅仅局限于商业利益,也就是承认,如果能够赢利,那沙湾古镇就应该围蔽收费。事实上,全国有诸如此类的古镇就是围蔽收费的,并且还赚了钱,这当初也是凤凰古城、沙湾古镇“悍然”收费的动力之一。  问题的讨论,应该回归到常识,即古镇是用来干什么的?沙湾古镇虽然带着一个“古”字,但跟全国千千万万个小镇、村落一样,是当地民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工作的地方。这是古镇最基本的功能。因此对于古镇之种种安排,首先应该尊重古镇居民的意见,或者说应该由古镇居民来决定。当然沙湾古镇因为有点“古”,此前就吸引了游客慕名前来,人多了,古镇居民或者亲力亲为,或者将房子出租给商户,搞一些商业经营,赚点钱,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这种商业经营,是古镇居民自觉自愿的行为,也与其自身的生活毫不抵牾。生活与商业,形成一种浑然天成的生态。各得其所,各有所获,倒也其乐融融。但在这样一种情境中,政府似乎显得有点“无为”。  于是就有了种种“经营”的策略和行为,比如围蔽收费。但这样一种“有为”背离了古镇作为人们生息场所的基本功能,破坏了古镇天然的社会生态以及自然形成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是可能损害当地民众的利益。从各地的经验来看,无论围蔽收费模式在商业上成功与否,都会损害到当地居民的利益,其实是一种与民争利的行为,把本该老百姓赚的钱,由政府或者其代理机构赚走了(虽然政府有过保护整修的资金投入)。  政府为何热衷于“有为”而不甘于“无为”呢?因为“无为”,就意味着没有办法直接获利,只能以税收等方式从中分一杯羹。这本来是政府最为合理的获益方式,但未必能满足某些地方政府的胃口,于是便有了种种“有为”而“升级”的举动。  如果政府选择“有为”和“无为”时,主要考虑的是沙湾古镇当地居民的生活幸福,尊重他们的生活,尊重他们的权益,事情会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

  广州日报12月27日AII20版讯 《广东岭南近现代建筑图集——佛山分册》编委会编辑、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讲师、一级注册建筑师刘晖介绍,明代始,官窑交通发达,成为连接广东南北两地的水运枢纽,故有“百粤通衢”之说。而福星桥就位于南海古道上,向西通往广州,向东通往狮山、三水,是清代南海古道的重要桥梁之一,见证了官窑“百粤通衢”的繁华景象。
  重修于清宣统元年的福星桥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是清代南海古道重要桥梁之一,村民到官窑城区及广州的必经之路。同时,这座桥梁百年来承担着排涝灌溉的水利功能,在洪涝灾害泛滥的年代,是大榄村的“救星”。对于村民们来说,这座百年老桥更像一条绳索,你在这头,我在那头,牢牢牵着游子们的归家之心。

中国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现状

寻访 百年石桥固如初

根据中国教科院“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标准研究”课题组研制的标准进行测算:全国3000多个区县和县级行政区划单位中,有39.4%区县小学校际均衡水平达标,56.4%区县初中校际均衡水平达标,30.1%的区县小学和初中校际均衡水平均达标。首都师范大学田汉族教授在报告中所引用的调查显示,从1999
年 ~ 2008
年省域间义务教育人均经费数据分析中可见:我国省域间义务教育发展不存在绝对均衡的趋势,省域间差异不断加大。我国东部和中部地区的义务教育发展不存在相对均衡的趋势。我国西部地区省域间小学发展水平的差异既没有扩大趋势也没有缩小趋势,但初中发展水平存在着明显的相对均衡趋势,省域间初中发展水平将逐步接近。

  从佛山一环官抱路出口行驶数公里,一座白色石桥吸引了过路人的眼光,“福星桥”三个红色大字映入眼帘。桥横跨在官窑大榄村大榄涌,两旁绿树成荫,倒映在水面。一艘木舟停泊在河面,构成一幅唯美的岭南水乡风情画。
  福星桥始建时间不详,桥身中间镶嵌的一块石匾上有“宣统元年己酉春月重修”的字样,可确定该桥在清末1909年重修。整座桥长32米,高5米,宽3.05米,呈东西走向,四个大桥墩逾百年来稳稳屹立在大榄涌上,三个半圆拱门容船只穿梭而过。桥梁由横铺的花岗岩条石铺砌而成,历经百年风雨,桥面斑驳但依旧牢固。漫步石桥之上,闭眼感受,百年前桥上人来人往的喧哗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在过去三十年的改革中,中国城乡关系经历了艰难的转型,总体上看,城乡关系没有彻底摆脱前三十年构建的结构框架。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郅庭瑾教授提出了城镇化背景下大都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存在的问题:城乡二元结构下,“城市优于农村”的情况依旧存在;大都市高教资源区域分布不均衡,“高校地方化”现象的存在,“本地考生”身份的特殊性依旧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中央关于“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和规模”的户籍制度设计,使得外来务工子女更难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囿于大都市生活的高成本要求,优质教育资源对农民工子女来说难以企及。郅庭瑾教授认为,目前城镇化进程中,应做到差别化的城镇化规划与政策,公共资源布局有序的分散转移。在城镇化背景下的上海义务教育,除了硬件可控的均衡投入外,最重要的是隐性的均衡观念的构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