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游学产值激增,家属质疑同行者报警延迟

  原标题:中国留学生悉尼人间蒸发 家属质疑同行者报警延迟

  原标题:我有所念人 隔在远远乡

  原标题:夏令营产业“大爆炸”:这究竟是生意还是教育?

  据《星岛日报》澳洲版报道,2016年,时年24岁的中国籍留学生铁木真(Tiemuzhen
Chalaer)应友人邀请去到新州下波特兰(Lower Portland)参加GEO
Hectic音乐节,但自此之后,铁木真宛如人间蒸发般不知所踪,是死是生成了一个谜团,至今无人能解。

  每逢七夕,传说中牛郎织女借鹊桥相会。现实中,异地恋情侣借日益发展的科技手段“相见”。即便人在国外留学,也能“看见”隔着千山万水的恋人。

  夏令营,这一古老而充满旧时代梦幻色彩的事物,近几年在中国大地上以焕然一新的面目出现,成为那些时尚而焦虑的中产阶级父母们最新追逐的资源。有人估算,这个眼下每年只有两三百亿的市场,将在未来5~10年内,暴增至4000亿元。

  据报道,铁木真是北京人,身体不好且患有糖尿病。他失踪前刚赴澳18个月,在蓝山国际酒店管理学院(Blue
Mountains International Hotel Management
School)学习酒店管理硕士专业,并居住在悉尼达令赫斯特(Darlinghurst)的合租房内。

  科技进步改变了人和人交往的方式,包括恋人间的相处。对异地恋的情侣来说,表情达意也由手写书信到即时通讯。

图片 1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年8月5日晚间,铁木真和朋友参加完音乐节后,在汽车内露营过夜。但到了翌日凌晨,他将护照、钱包以及治糖尿病的胰岛素等随身物品留在车内,然后走向了灌木丛中。铁木真父亲表示,直到连续两日的活动结束,他的朋友都没有意识到铁木真已经失踪了好几个小时,还以为他返回了悉尼的合租房。

  那些隔着时差、隔着距离的恋爱,因为有科技的加持,维系感情的难度就会降低吗?

  常杰雅小时候参加过好几次夏令营。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1995年,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她入选了《中国少年报》组织的“小小收藏家”夏令营。在南戴河,来自内蒙古包头的她,与一名北京人大附小的学生投缘成了好朋友,两人后来多年保持着通信。她那位朋友的父亲是人大老师,母亲是北理工老师,常杰雅便常常接到带有“中国人民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字样的信纸和信封。在高考前夕,她还收到了对方寄来的人大与北理工的招生简章,这对她产生了直接影响——常杰雅后来真的考上了人大。

  直到铁木真的朋友联系上他的室友,才知道他一直没有回家,这才急忙向警方报警。事后,这起案件在下波特兰当地轰动一时,警方发动一切力量寻找他,数百名志愿者在茂密丛林里搜索了一个月,但他们只在距露营地不远的地方,找到了铁木真的一双鞋袜。

  每个人的答案并不相同:苗雅慧和王守一这对情侣的恋爱“秘诀”是给予对方足够的信任和理解;另一对情侣尼克和余安(化名)的恋爱“秘诀”是彼此珍惜,坦诚相待。但他们的答案也有共同之处——相互信任是根基。

  一个夏天就影响了人生的方向,这是偶然参加的一次夏令营带给常杰雅的意外收获。如今,中国的父母们正将这种偶然与意外变成计划和希冀。每年一放暑假,北上广那些中产家庭以上的孩子们就要离开父母满世界忙活起来:他们中有的人,要飞到美国某个百年老牌营地,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们一起游泳、划船、秀英语;有的则会组个团,飞往欧洲某个文明古城,做一番实地考察;留在国内的,有人在千岛湖修葺一新的美式营地里进行着团队拓展训练,或是在西双版纳穿越原始森林。即使是对此事最不走心的父母,也起码要让孩子和小伙伴们去一趟北京或上海的郊区,捉捉萤火虫,仰望一下没有被城市灯光干扰的朗朗星空。

  报道指出,第一个意识到铁木真可能失踪的是他姐姐埃辛(Esin
Chalaer)。“是蒂姆(指铁木真)的室友(先)联系上我,而不是与他一同参加聚会活动的朋友,”埃辛回忆道,“我不会忘记那天,我睡得很不安稳。醒来后,我就收到短信通知称他失踪了。”

  对海外学子而言,异地恋需要跨越的不仅包括距离,还有文化。

  夏令营,这一古老而充满旧时代梦幻色彩的事物,近几年在中国大地上以焕然一新的面目出现,成为那些时尚而焦虑的中产阶级父母们最新追逐的资源。“为什么要让孩子参加夏令营”“如何成功申请美国顶级夏令营”“怎样选夏令营才放心”之类的公号帖在育儿群颇受欢迎,一些热门高端夏令营产品报名火爆,甚至需要抢位才能参加。有人估算,这个眼下每年只有两三百亿的市场,将在未来5~10年内,暴增至4000亿元。

  埃辛得知消息后不得不联系当时身在中国的父母,尽管她当时已经濒临崩溃,但还是只得咬牙坚持下来。而后,埃辛也是第一个赶到失踪现场的亲人,“一大片灌木丛,很难搜寻。弟弟有糖尿病,要是没有药物的话会很危险,他要是走不出灌木丛那该怎么办”。

  国籍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情侣需要跨越文化隔阂自不必说,对那些一方在国内,一方在国外的情侣来说,身处不同的文化圈,观念的碰撞同样在所难免。

  在从业人员的口中,“夏令营”这一叫法如今已经过气,更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称呼是“营地教育”。但实际上,营地教育侧重于营地,并不能概括这一行业的所有类型,而“夏令营”这个古老的定位似乎才更加精准。多年以来,尽管“夏令营”这三个字不曾改变,但它的内涵、性质、规模与普及程度,已经在最近几年里发生了质的转变。

  尽管警方动用了各方资源去寻找铁木真的下落,但至今仍毫无发现。而警方和铁木真家人也一直呼吁当晚参加活动的人提供线索,但目前只有半数人愿意正式接受警方询问。埃辛担心,人们拒绝向警方提供证据,是因为他们在这场活动中使用了非法药物。

  如何消弭这些隔阂,化解这些碰撞,对恋爱双方来说,都是考验。

  野蛮生长

  埃辛还对铁木真的朋友加以指责,称他们没有带弟弟一同离开,在弟弟失踪后的数小时里也未联系警方,且拒绝配合其家人及警探们的调查,“他们明知我弟弟有1型糖尿病,却没有立即报警”。

  今天,我们来听听准留学生及已赴国外读书的留学生如何跨越这些障碍。

  虽然夏令营起源于1861年的美国,但中国的夏令营是从学习苏联开始的。1950年代,中国少先队员到苏联去参加黑海夏令营,这是国人接触到最早的夏令营。当时,苏联经常组织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少年儿童来参加夏令营。仿照苏联做法,中国国内的夏令营也是由国家出资的公益性活动,是免费参加的,一般只有优秀学生才能入选,具有奖励性质。因此,在很多60后、70后的眼中,“夏令营”是玫瑰色的,是少数精英学生才有资格参与的一项高端活动。

  同时,由于在灌木丛找了许久都未有发现,埃辛怀疑铁木真可能并不在此处,她再度恳求大家能站出来说出事实。据了解,铁木真的家人已请求新州死因裁判法庭(NSW
Coroner’s
Court)就此案进行研讯。9月13日,研讯将会展开,以查明铁木真遭遇何事。

图片 2图片源于:拍信网

  与中国的很多行业一样,1990年代也是夏令营的一个转折点。节点性事件由当时的一篇“爆款文”引起。1991~1993年间,经日本提议,在内蒙古草原上举办了三届中日草原探险夏令营。作家孙云晓由此写了《夏令营中的较量》,直指中国的“80后”是垮掉的一代,在自立能力上与日本孩子相比存在巨大差距。这篇后来证明存在事实错误的报告文学,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上百家媒体参与的大讨论。

实习编辑:朱子发 责任编辑:赵润琰

  时差,阻挡不了爱情

  在这场大讨论淡去后,社会上一些旅行社、培训机构与个人开始组织夏令营,大众化夏令营开始发展,并多以旅游为主。2000年以后,随着素质教育兴起,加之高考开始出现大量艺术、体育类考生,一些户外拓展训练也从企业培训团队建设慢慢下移到中小学生中。

  “我们是高中同学,高二那年是同桌。那时,我们一起听课学习、一起写作业、一起玩,你帮我打个水,我帮你带个饭,日久生情,就在一起了。”从高中时就在一起的苗雅慧和王守一感情深厚。高中毕业,苗雅慧考上了南京农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王守一则去了苏州的西交利物浦大学读“2+2”项目。大三时,王守一开始在英国学习,两人的“异国恋”就此开启。

  到2009年前后,国内的夏令营已经发展出三大类:一是学习类夏令营,其中以英语夏令营最为火爆;其次是素质拓展类,如以运动、艺术、心理素质培养为主题的夏令营;最后是增长见识的游学类夏令营,如名校游学夏令营、海外游学夏令营等。已于2016年在新三板上市的世纪明德,就是以组织外地学生游览清华、北大和听专家状元励志演讲起家的。

  虽然是高中同学,但苗雅慧和王守一来自不同的城市。高中时,每逢周末、寒暑假,两人都在自己的家乡,所以对于“异国恋”有了心理准备。

  2016年12月,国家教育部等11部委联合发布了对营地教育行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至此,夏令营被真正当作一个行业来对待,各路资本与机构蜂拥而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