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训练营,南宁一小学要求父母亲自接送

  □南师附中新城实验小学三(5)班 陶鸿晖

  新华报业网讯
如果有人说,领袖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培养的,那作为家长的你是不是很想了解,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孩子掌握成为领袖的密码?5月8日,一个牵动了众多家长心绪的“领袖训练营”在南京正式开营。无论是之前在南京市20所小学里掀起的“考营”潮,还是与众不同的首日课程秀,“领袖”无疑是吸引许多目光聚焦的关键词。

  本报南宁讯
(见习记者陈维)在南宁市良庆区大塘镇一所小学门前的二级公路上,一名8岁男生放学过马路时,不幸被一辆货车碾压身亡。事发第二天,该小学即发出《致家长的一封信》,要求“家长每天务必亲自接送孩子上下学”。至今,此“校规”施行一个月有余,有家长为此拍手叫好,但也有家长对“亲自接送”表示为难。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我们全体同学一起去十月军校军训,我格外开心。

  期待源自“领袖”,争议也自然由此而起。

  家长:“每天接送”吃不消

  经过40分钟的车程,终于到了十月军校。刚下车,就看见许多教官在等我们。我们站在一个很大的操场,点好人数后,教官对我们表示欢迎!我一句都没有记住,因为我的心早已不在这里,迫不及待地想往里面走,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儿子正在夫子庙小学二年级读书的王咏女士对于领袖训练营的说法比较反感,她认为,虽然理解这个训练营可能更多是发掘部分孩子超乎寻常的组织能力、更开阔的视野等“领袖素质”,但冠以这样的名目是否有哗众取宠之嫌?如果真的只是素质培养,那么学校、家庭在教育内容设置上,何不总体做一些调整,让更多的孩子得到提高促进,为什么人为在孩子们中间划分个高下?她更希望培养孩子平和开朗的性情,“让孩子乐于接受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在掌握应有知识、技能的基础上,有一个相对自由的发展空间也好。”

  5月18日下午4时多,当事小学门口,陆续聚来一些从各个方向赶来的学生家长。快放学了,他们来接孩子回家。

  我们走到了一个门,门上写着三个字“长征路”。这条路非常难走,坑坑洼洼,曲折蜿蜒!过独木桥,穿越树林,只走了一公里就觉得精神紧张,人很疲劳。这时,我深深的体会到走长征路的不容易,让我想到当年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比我们难几万倍,我很敬佩他们坚强的意志!接着,我们走了铁索桥,我们在桥上互相哄闹,很刺激,我们都很开心!

  也有家长感慨,做个普通人都这么累,做“领袖”得经过多少打磨、将来得面临多少考验?别拿折腾孩子满足成年人自己没能实现的目标吧。

  “我赞成学校的规定,孩子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李女士是一名三年级孩子的母亲。她说,自己家虽离学校不远,但每天都坚持接送孩子。

  今天,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真是一次印象深刻的春游!

  争议之中,记者采访了“领袖训练营”的负责人谷力。“别对领袖太过敏”,谷力说,“学生领袖”项目最初是从港澳台引进的,这次“南京小学生领袖训练营”是首次在南京小学生中试点。“这个训练营和奥数竞赛完全是‘两条路’。”奥数竞赛与升学挂钩,“领袖训练营”则是一种设定目标、内容、时间的训练,有一定的选拔性,主要是对学生的知识、能力、信心及创新意识的要求。

  可有部分家长表示异议,“我们家根本不用过马路,离学校也就几百米距离,现在每天都要来接孩子,太麻烦”。

  点语:经过这次长征体验,小作者体会到了红军的艰辛,相信他会加倍努力,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

  “领袖训练营”得到了部分学生家长的认同。琅琊路小学二年级吴同学的爸爸告诉记者,把孩子送到这个训练营,并不是指望他将来一定要做什么领袖,更多的是希望借此提高孩子的综合素质,让他均衡发展。比如,训练营按性别分班,就是从男孩女孩不同特点出发,比如,女孩子普遍语言表达能力强,而男生的动手能力稍胜一筹。而将同学校同班级的孩子分开,可培养孩子与陌生人协调合作的能力。

  “孩子那么早就放学了,家长都还在工作,哪来的时间接?”有家长称,自己在大沙田工作,平常只能拜托朋友帮接送孩子。“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孩子都五年级了,可以自己回家。”

  (指导老师 刘娟)

  “领袖训练营对优秀孩子的综合能力进行重点培养,实际上也能带动其他同学共同提高,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我们也要防止它未来异化成为一种名校升学的标识,就如同刚开始的奥数、奥语等等。”在南京一所小学任教的叶老师表示,如果这个培训证书以后成为上名校的筹码,那么对其他孩子来讲就是不公平的。如果能够抛却项目的限制,让全市小学生公开报名,都有竞争和交流的机会,可能更符合开办训练营的初衷。

  学生家长透露,自从4月中旬有学生在校门口过马路时被撞身亡后,学校就出台了这项“校规”。家长称,上学时家长可以不送,但放学必须有家长来接学校才放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