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上涨,大学一个班35人有15人想考公务员

  与往年两会更多关注民生利益不同,今年两会,公务员[微博]工资反倒成了代表委员争议的热点。一些委员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发网友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说:“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3月10日新华网)

  2014年辽宁省公务员[微博]招考将于明天起开始网上报名。去年辽宁有18.3万余人参考,今年,在国家不断对公务员施加“紧箍咒”,约束越来越多,公务员权利在阳光下更加透明的背景下,公考还会持续火热吗?

  公务员[微博]“哭穷”为何同情少吐槽多:拿工资不作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四风’的开展,让社会风气焕然一新。随之而来是部分公务员‘叫苦不迭’,认为自己工资太低,晒起了工资条。然而,同情声甚少,‘吐槽’颇多。这种现象也成为2014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3月8日《现代金报》)

  应该承认,以往一提给公务员涨工资,网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烈反对,是有那么点不理性;不知道是否因为某些代表委员的热炒,一时之间似乎有点风向大变,媒体上呼吁“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开始火热。所谓“理性看待”,说白了其实就是呼吁大家支持,理由是“部分贪官的灰色收入,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的低收入不能混为一谈”。问题是,享有灰色收入究竟是潜规则的“集体腐败”,还是少数人的行为?为什么系列禁令出台之前,呼吁给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不像现在这样热烈?

  3月10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不少应届毕业生都有报考意向,专门面向他们的招考计划占到了17%,而学理工类的人员也跃跃欲试,因为可供他们选择的职位也增加了。据预测,今年辽宁公务员报考人数不会降低,而招录人数减少512人,竞争也许会更加激烈。

  3月9日,以“公务员工资”为关键词在百度进行搜索,竟有相关结果1900余万个,由此可见社会关注层面之广泛和关注度之高。对显示的网页稍加浏览,便可发现一方是支持公务员能涨工资,另一方则是反对,呼声此消彼长。而在笔者看来,公务员“哭穷”背后的制度意义更值得关注。因为,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群众关注公权意识的增加,社会开放度、包容度的扩大,乃社会进步的明显标志。

  既然是“理性看待”,那还应该承认,但凡有点权力就要拿来变现就要拿来寻租,曾经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绝不只是所谓“少数公务员”特有;现在,因为系列禁令,腐败寻租真的已经杜绝了吗?你大概相信,我可没那么乐观。要是反腐如此简单,也就不会“苍蝇扑面”了。诚然,官员腐败与官员工资是两个问题;黑钱多与工资低究竟哪个是鸡哪个是蛋,也无从论定。但是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历史上官员工资最高的宋朝同时也是官员最腐败的。

  调查:一班35人15人想考公务员

  作为社会一个特定群体的公务员,其定位为社会公仆,这不但与广大民众对政府角色期望——“服务型政府”相一致,也与公务员本身工作对象、范围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应该说目前已形成了共识。依照自己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按劳获取相应报酬,本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准则。但由于对公务员工作的评估与考核一直是由所在的组织内部消化,既是球员又当裁判,民众只能置身事外。长期积累,便让涉及公务员加薪之类的事情成为观众爆发不满情绪的宣泄通道。

  要硬生生地将公务员群体割裂成两块,一块归入“腐败的少数”,一块归入“工资低的多数”,然后以后者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其实更像是一种宣传和鼓动的策略;因为最后涨工资的受益者,断然不会只是“工资低的多数”,更不会只是那些不仅工资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层公务员。既然涨工资的受益者将会是整个的公务员群体,那么在两会这样的场合谈论给公务员涨工资,本身就是不合适的。为什么?因为官员群体和潜在受益群体,占了代表委员中的相当比例,而纳税人没在现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多占利益倒是比多吃大肉还简单。

  鞍山师范学院图书馆里,《申论》、《行政能力测试》等公务员考试辅导教材已搬上了书架,一张可坐6个人的桌子上,就有一半的学生在看公务员的辅导教材。对外汉语专业学生小伟向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介绍说:“我们班35个学生,至少有15个打算报考公务员。大家都认为公务员工作比较稳定。”小伟说,报考人数应该比预计的要多,因为会有一些考研[微博](微博)失败的同学也加入进来。

  因此,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为重点,从制度上对公务员的工作能力、绩效、应获取报酬进行规范,加强与公众进行交流平台与通道的建设,其作用不言而喻。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