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如何看待的,如何看待教育部禁止幼儿园提前教拼音

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云南鲁甸“冰花男孩”走红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捐款,涌向这个西南山城。新京报记者从鲁甸县政府新闻办获悉,目前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n与此同时,质疑声也伴随出现。有网友指出,除10日现场发放的500元之外,“冰花男孩”王福满并未再获得其他捐助资金。新京报记者从王福满的父亲处确认,目前王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n今日(1月16日),鲁甸县教育局长陈富荣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对捐助款的去向进行解释。陈富荣说,作为鲁甸本地人,自己也经历过头顶冰凌,赶着山路上学的少年时代,王福满的经历,自己感同身受。在整个鲁甸县,像王福满这样的“冰花男孩”,还有数以千计。王福满本人收到的款项之所以不多,是因为所接受的捐款将用来救助更多类似学龄儿童。nn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对于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n对于幼儿园布置幼儿完成小学内容家庭作业、组织小学内容有关考试测验的,要坚决予以纠正。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各地要结合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予以规范。n此外,《通知》还明确,对于小学起始年级未按国家课标规定实施零起点教学、压缩课时、超前超标教学,以及在招生入学中面向幼儿组织小学内容的知识能力测试,或以幼儿参加有关竞赛成绩及证书作为招生依据的,要坚决纠正,并视具体情节追究校长和有关教师的责任,纳入规范办学诚信记录。

原文在此:https:u002Fu002Fwww.toutiao.comu002Fi6624795253251506702

问题回答:

问题回答:

问题回答:

回答:其实现在的社会的矛盾很多,贫富差距也是非常大,特别是平困地区,由于自然环境比较恶劣,所以在经济发展上受到了严重的阻碍,使得这样的地方经济和生活都没有得到非常大的提高,所以就产生了许多打工族,剩下的就是留守儿童和老年人,而这种现象是非常普遍的。

回答:这是很有必要的。其实几年前教育部就针对幼儿教育“小学化”发过文。现在又出台专项治理政策,说明这个问题正在愈演愈烈。

回答:近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就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管控儿童青少年电子产品使用问题作出回应。回应提到,目前所说的电子产品的滥用,主要指电子产品的依赖和成瘾,而非以学习甚至消遣为目的的使用。

而冰花男孩的曝光也就迅速的使得平困地区留守儿童的问题再一次引起了网友和大家的关注,在网友感动和心痛之余,网友们纷纷发表看法,热心的网友自主的为冰花男孩募捐,这也反应出来社会上有非常多的正能量和爱心人士,这是非常值得欣慰的。

社会的浮躁,加剧了拔苗助长之风。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又导致“择校”不断前移。小升初热劲还没过,“幼升小”又来了,这是幼儿教育小学化的大背景。

因此管控时不能一概而论、一刀切,要区分具体情况,细致鉴别哪些电子产品严格控制使用,哪些适度控制使用,哪些不得不用。

但是问题出现了,网友自主募捐的这笔款项没有完全给冰花男孩,而是被别人代替处理和运用这笔款项,当事人冰花男孩得到到捐款只有五百块钱,剩下的三十万说是被上面的人强行分配到其他人和事上面去,这就引起了网友的全面质疑,这个钱是网友针对性募捐给冰花男孩的,而上面的人私自分配这笔巨款没经过募捐者的同意,这似乎不合情理。

但小学化的幼儿教育,对孩子的危害极大,很多家长身在其中却不知觉。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举例,当前学生学习方式、内容的改变很多都要依靠科技、依靠网络进行,而在此情境下的电子产品的使用属于正常使用,不可能取消、甚至不一定减少。

再者说当地平困留守儿童那么多,本身扶贫工作是都有扶贫款,每一年国家都有专门的扶贫款项和大量的教育资金下拨,本身就是为了解决平困地区的经济生活和留守儿童的学习教育的问题,而这些款到底有没有运用到平困问题的解决上,这些教育资金到底有没有运用到留守儿童学生身上,如果运用到位了为什么还是出现这种事情?那些扶贫款和教学改善资金到底去哪里了花到哪里去了?而对于这些整体的问题不应该由网友募捐的钱来分担把,这个钱只是给冰花男孩,不是给上面的人用来解决自己应该承担和面对的问题的,这等于是拿网友捐给小男孩的钱去给自己填坑,好处和面子自己全部赚到了,而这个坑全部是网友捐款的好心人买单帮忙填,而且还说的振振有词,不得不佩服这群人的脸皮够厚。

就拿写字来说,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但对手脑协调的能力要求非常高。幼儿园阶段孩子进行适当的“前书写训练”就足够了,也就是画画线条,涂涂画画,为写字做好准备即可。如果这时强制进行写字训练,孩子的能力达不到,写起来特别费劲,当然就不可能有正面的体验,时间长了,反而会产生畏难情绪。

在此基调上,不难看出,此前对电子产品在校使用的严格限定并不意味着禁止使用,而是合理使用。

最主要还是在动用这笔款项的时候没有经过捐款人的同意而私自运用到其他人身上,虽然说其他小孩子面临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毕竟这笔钱只是针对小男孩的,要用到其他小孩身上这本身是好主意,但是这应该要经过捐款人的同意,更重要的是如果说用到了其他孩子身上,是否真的用到了这方面,是否完全用到了,这个就很难去认定。这也是现在为什么好多人宁愿自己到实地去捐款做善事,而不愿意经过第三方插手,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毕竟自己亲自去做至少钱可以直接到当事人手上而不用担心中间代理人玩手段。

学拼音也是如此。幼儿阶段学一年也抵不上小学里的两个月。有些地方幼儿园由于不专业,教的甚至是错误的知识,这样的学习真不如不学。

虽然说这些钱本身就是给贫困孩子的救助的,像小男孩这种情况的数不胜数,需要帮助的人也是数不过来,但是在没有经过捐款人同意的情况而私自把钱用到其他人身上,这本身就不符合情理,如果真的用到其他小孩身上还好,最重要的是这些钱真的用到了其他孩子身上了吗?谁也不知道,反正这些钱用到小男孩身上千分之一都不到,这就很难让人信服了,毕竟这些钱本身就是为了帮助他的。虽然说一下子给那么多钱肯定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和未来,但是可以立一个专门的账户每个月固定领多少钱,这样就不会存在乱取乱花的现象了。扶贫任重道远,网友的正能量也只是杯水车薪。地方带头人做到把这些事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真的摆脱平困,但是存有私心的人太多,比较难。

其他学科也有类似的问题。

图片 1

回答:社会质疑这个事情并不是没有道理,网上也曾爆出过关于捐款没能落实,最终流入私人口袋的事情,而且冰花男孩只拿到500元的情况下,还是需要确定下这些捐款的去向。这对于捐款者和被救助者都是公平的。而提出质疑的网友,主要有两点,一部分认为,我们资助冰花男孩为什么他只得到这么点一部分,其他的去了哪里。另一部分认为,即便是平分给其他的需要帮助的孩子,但是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公平公正,把东西给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如何保证这些。图片 2

还有一个常见的现象也是需要注意的。孩子过早地学习小学阶段的知识,等他真上小学的时候,会错误地以为自己什么都会,从而不认真听讲,课堂参与度低。小学头三年是养成学习习惯的最好时候,这批孩子很可能就错过了这个最关键的阶段。刚开始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时间长了,差距就出来了。

这个不是一刀切,而是要控制,要合理适量。

起因是,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照片中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所以从科学上来讲,小学化的幼儿教育是贻害无穷的,幼儿园需要专业的幼儿教育,而不是小学教育。从源头上进行治理,除了政府用心,家长也要注意配合,至少不要去助长这股错误的潮流。

现在毕竟是网络的时代,教学也应当适当的加入一些创新元素。作为网络的方便快捷来说,教师在教学中需要用到的时候直接打开会很方便。

随后网络爆出这个头顶冰花的男孩,系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因当天气温较低,家离学校太远,走路来上学沾染冰霜导致。其家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而每天要走一个多小时去上学,而他所在学校条件也很艰难,甚至没有取暖设备。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很多人表示要捐赠。

回答:谢谢邀请!

对于学生比如,在朗读课文的时候,网上有很多不错的朗读,学生可以模仿。在教学一篇课文的时候,可以直接网络上搜索视频给学生看。这是教师教学中可以给学生提供便利的。

据新京报报道,目前所有捐款已达30万元左右。与此同时,质疑声也伴随出现。有网友指出,除10日现场发放的500元之外,“冰花男孩”王福满并未再获得其他捐助资金。从王福满的父亲处确认,目前王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全部来自个人或组织的上门捐赠。

根据幼儿园指南里面的目标都是根据儿童的年龄特点,身心发展规律来设计的,不允许小学化教育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有些是不符合儿童的身心全面发展的,所以肯定是要杜绝小学化教育的。

作为老师来说,不用在偏居一隅,坐井观天了。网上有很多优秀的教学设计,很多有创意的教学环节,这些都是可以给教师用来学习交流的。可以使教师的教学更上一层楼。

针对这些质疑,鲁甸县教育局长陈富荣对捐助款的去向进行解释。陈富荣介绍,转山包小学属于鲁甸县海拔2000米以上的45所冰凌学校之一。鲁甸县已对全县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对85名特困留守儿童进行了资助和关怀。给45所学校418个班,每班级配备2个取暖炉。其中,还对海拔2600米以上的7所学校1300多名学生发放手套、保暖衣服、鞋子等,计划于20日左右全部到位。

本人是对教育部的这个行为表示支持的。儿童的心智和生理有着其自然规律,强行的拔苗助长、不顾孩子的实际状况,最终只会弄巧成拙。

这是网络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我们不能否认。

也就是说这些钱财并不是都资助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因为需要帮助的和他情况类似的有很多人。

幼儿的天性就是玩乐,他们处于生长发育阶段过早的学习,对他们的心理和生理发展是不利的。过早的学习会让孩子对学习产生厌学情绪,将来对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肯定不高。现在的教育理念是为了学生的发展,过早的学习会让幼儿将来的发展很不利。

可是网络再好,它也不能完全的取代传统的教学形式,孩子们也不能完全的依赖网络,依赖电子产品。

对于这种解释我们好像无从反驳,但总是会觉得有些别扭。留守儿童,或者说困难家庭的孩子,这样的问题并不应该依靠社会,社会送去的只是温暖,依靠社会救助也只是一时,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回答:教育部提倡“幼儿园去小学化”,可谓是非常必要。现在社会上普遍存在一种共识,那就是:学得越多越好,最好就是在上小学前已经语数外全能。低龄化学童越来越多,偶尔有家长反其道而行,自家的孩子在各种测验以致上小学后,明显跟不上已经学了很多的孩子,这常常让家长陷入两难的选择,到底是要超前学习,还是快乐教育?

现在很多的孩子才上一二年级,眼睛就开始近视的厉害,一问,在家里总是抱着手机电脑不撒手,时间久了,眼睛看得清楚才怪。

而针对此次捐款的活动“青春暖冬行动”。“青春暖冬行动”帮助对象是云南省受寒潮影响较为严重地区的家庭经济困难青少年、留守儿童,“冰花男孩”王福满是其中之一。在发起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是针对地区的而不是针对个人的,捐款人应该是注意到,并且在了解了这个信息之后才进行的捐款,这个时候就应该按照倡议书来处分。

图片 3首先我们来看,是否有必要超前学习。幼儿园的孩子,大脑完全无法负荷过多,如果简单的写写画画,上升到加减乘除,遣词造句,无异于拔苗助长。理解力和创造力都谈不上了,只是一味的填鸭式。不懂那就死记硬背。这样的结果导致不少孩子排斥上幼儿园。有些幼儿园的教育方式要缓和聪明的多,孩子也有兴趣,也确实学了进去。然而等到上小学时,孩子发现都是学过的,便没了兴趣,上课根本不会用心听讲。倘若幼儿园教的和小学不一样,孩子又要花时间去进行纠错,得不偿失。

还有的孩子,直接在电子产品上输入作业,答案就全部都有了。对于自律性不强的孩子来说,电子产品“帮助”他们更快更好的完成了作业。可是你说这是好事吗?

很多网友表示,需要透明公布这些钱的去向以及明细,做到公平公正,一定要让这些社会的爱真正温暖到这些孩子们。也有人支持这样的做法,如果把所有钱都给了冰花男孩一人,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好事,甚至是灾难。一个贫穷的孩子突然变得富有会让他失去更多。不知道您怎么看?

图片 4我们常说,快乐教育。往往只是说说。在铺天盖地的赢在起跑线,赢在子宫里的口号下,很少有家长愿意,敢去真正考虑孩子的感受,去快乐教育。有不少这么做的家长,到了小学也在后悔,去上课外班,压根无法跟上同龄孩子的进度,也严重打击孩子的自信。

老师们用电子产品和家长沟通,作业也留在微信群里面。很多孩子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拿父母的手机,有的是真的看作业,有的是借着看作业的名义偷偷的玩一会儿。家长们,也不得不每天翻看群里的信息,很多孩子都不抄作业条了,因为回家妈妈的手机上可以直接看,谁还费功夫抄作业条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