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十几万中小学生家长信息泄漏,孩子上幼儿园如何摆脱

  “大热天,还要我们读书!学校为什么暑假还要给我们上新课?我们很多同学在教室里午睡,都是被热醒的,一天喝四五瓶水都是小事……”这是一位中学生8月19日向省教育厅网站发送的一封投诉信,这只是现今学生沉重负担的一个小小缩影。

  中广网北京1月14日消息(江苏台记者刘海涛)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最近,常州十几万中小学生家长信息遭泄漏,被在网上公然兜售,500元就可以购买到10000条。目前,常州市教育局已经就泄露事件与常州市公安局取得联系,积极展开调查,如经查实确因学校管理不善导致信息泄漏,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图片 1

  昨天下午,我省教育厅正式公布《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面对与会的全省各教育局长和众多媒体,痛心疾首地说:学生厌学、教师厌教,已严重妨碍了教育的发展。

  最近,一名网名为“王家卫”的网友在常州当地一网站曝出发帖子称,自从孩子上小学后,手机就经常莫名其妙地收到各种广告信息,尤其是最近,收到的更是频繁。发贴人称,难道自己的信息也被泄漏了?同时,“王家卫”称,其在某网站看到有人发帖出售常州中小学家长信息后,出于好奇去加了下对方QQ联系方式,和一名网名为“浪迹天涯”的兜售信息的人进行网聊。聊天记录被晒出后,让人看了以后倒吸一口凉气:对方10000个名单和联系方式售价500元,同时,“浪迹天涯”“自豪”地表示,自己手中总计有“至少十几万的常州家长信息”,同时他还可以给买家一些电话进行核实。

上幼儿园为何这么难 宋嵩绘

  某些学校有两张“课表”

  这些家长信息的泄露,让家长们非常苦恼,总是有各种培训班的信息和电话骚扰家长。有家长怀疑,是不是学校掌握的校讯通资料泄露了家长的信息。目前,常州教育局表示,教育局对此高度重视,并立即与常州市公安局取得联系,积极展开调查,如经查实确因学校管理不善导致信息泄漏,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教育部门还在网上发帖希望知情者提供更多线索,并公布联系电话:0519-85681313。

  亮点

  刘希平说,他经常收到学生匿名寄来的“血泪控诉”。谁曾料到,一张小学生的课程表背后会大有文章?某些学校一些课表被课程以及各种辅导班排满,孩子们每天要面对10小时,甚至是12小时的学习。更可笑的是,有的学校为了应付检查,准备了两张不同的课表:课程丰富有趣,学生能够早早下课的那张用来应付领导,而排满了课的那张,才是真正给孩子们的。

分享到:

  明确政府职责。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城镇、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规划。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加大政府投入,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

  他气愤地说,为了“检验”成果,有的学校甚至运用了极端的考试方式——突然袭击,这可是几十年前红军用来对付敌人的!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重点发展农村学前教育。努力提高农村学前教育普及程度。着力保证留守儿童入园。采取多种形式扩大农村学前教育资源,改扩建、新建幼儿园,充分利用中小学布局调整富余的校舍和教师举办幼儿园(班)。发挥乡镇中心幼儿园对村幼儿园的示范指导作用。支持贫困地区发展学前教育。

  校长每年签减负“责任书”

  ——摘自《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据悉,为确保此次减负举措顺利实施,省教育厅宣布,建立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责任追究制。市、县级教育行政部门每学年都要与学校校长签署规范办学责任书,并把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作为重要内容,严格进行检查考核,实行“加重学生课业负担”一票否决制,把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作为对教师和学校评先评优的必备条件。

  难点

  今后凡接到实名投诉,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或督导机构,都必须及时受理并进行核实。对性质严重、负面影响大,或不愿立即纠正,或屡查屡犯,超过三次者,属学校整体行为的,追究学校校长和分管负责人的直接责任,属个人行为的,追究个人责任。

  本报北京8月10日电
(记者袁新文)“金猪宝宝”来啦,“奥运宝宝”来啦!一时间,上幼儿园成了比考大学还难的事儿,让家长们心烦意乱,手足无措。近日,不少幼儿家长致函本报或在人民网上发帖留言说,眼看快要开学了,可是孩子入托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上个幼儿园为啥这样难?

  新版减负令重点查“四超” 

  记者了解到,在“入托难”的同时,是往年少有的“入园贵”。今年以来,各地一些幼儿园出现了涨价潮,涨价幅度竟然是自己说了算。北京天通苑地区的一些学前班收费甚至涨了70%。一些名气较大、质量较高的幼儿园的“赞助费”,更是行情看涨,动辄增加一两万元,也很常见。

  记者从会议现场了解到,此次减负重点,针对的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造成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不规范办学行为,着力解决的是当前社会反响强烈的突出问题,即学科教学超出课程标准要求的“超标”,加班加点延长学生学习时间的“超时”,布置大量机械重复作业和随意增加考试次数的“超量”,任意突破入学条件规定和招生限制范围的“超限”等的“四超”问题。

  专家分析认为,入托难的原因在于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不足,根源在于政府重视不够。资料表明,目前我国学前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平均为0.06%,不仅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巴西、墨西哥、印度等发展中人口大国。世界各国对早期教育的投入,占教育总投入的平均水平大约为3.8%,而我国学前教育经费,一直在全国教育经费总量的1.2%至1.3%之间徘徊。在以往各级各类发展规划中,很少涉及学前教育。

  减负“新6条”

  专家指出,解决“入托难”、“入园贵”,必须明确政府职责,切实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城镇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规划中。

  一,严格开设课程。保障开展团队活动和社会实践活动的时间。

  “小不点儿”的事儿是大事(观点)

网站地图xml地图